那時候——第42章 三人行必有我桌

2019-09-15 21:00:16 作者:姚音 來源: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

2003年的9月1日,我特地起了個大早,站在師達附教學樓四層的高三5班牌子下,不無感慨——

經過兩年的煎熬努力,我們終于來到了這所學校的最高樓層,站到了高中年級的金字塔頂端傲視群“生”,也站在險絕的巔峰里向著高考孤獨前行。

這一切說明什么?說明,高三這個洪水猛獸,它終于來了。至于它有多么“兇狠”?兇狠到我一進教室就被嚇的呆住了——

原本兩人一桌的5*8格局毫無預兆的變成了4*9,每桌三個人、每排三大桌,一共四排三十六個人,除了去文科班的蘇麗雅、聶文婧、蔣樂樂,趙一也走了,回到了8班。

一整個學年,他對5班始終保持著“客氣”的距離,若即若離的,一下課就跑到8班門口和舊日同學敘舊,有些人、有些事就是強求不了。當然,另一個不值一提的理由是,這次分班考試,趙一的成績是年級前二十,還是比較有實力。

趙一的回歸,不知道是不是跟8班那個叫“吳怡”的女同學有關系,而我眼下卻有點著急起來,我走到了原來的座位前,那里倒依舊貼著我的名字、也有張川的,然而,我們中間還隔了一個名字——周亞男。

這隔開的一個桌子,卻好像橫隔在我們之間的天塹,我頓時想到了羅密歐與朱麗葉、想到了梁山伯與祝英臺、想到了柯南和小蘭,就在我獨自狗血傷神的時候,張川進來了。

“呦!怎么個意思?”張川看著我,對這波新的排桌操作同樣一頭霧水。

“‘減員’四個,換仨人一桌了,咱倆還有……周亞男?!?/p>

張川低頭看了眼我們這三人桌的排列,沉默了兩秒鐘……

“我去……太好了!終于不用挨著你了!”

“我才是解放了!就是可憐了班長!”互相傷害是吧,行,來呀,who 怕 who!

“老劉肯定是考慮讓周亞男這種風清氣正的坐你邊上,殺一殺你的‘邪氣’?!睆埓ㄕf著在右手邊的新位子上坐下了。

“我的邪氣也是斬妖除魔的時候在你這個‘妖孽’身上沾到的,你等著被班長滅吧?!蔽依_左邊的椅子對峙道。

因為中間隔了一個位子,我的日?!皯徒渲眽虿坏竭@小子了,我們各自把眼睛瞪得老大,準備用眼神“殺死”對方。

“那個……能不能……借過一下……”我們對話的主角,周亞男,出現了。

“呦,班長早!”

“亞男好!”

我和張川搶著站了起來,爭先把周亞男讓進中間的那個“寶座”。

“亞男,咱倆以后就是同桌了,多多關照?!蔽艺f著直接上前一步,抱了抱昔日不太熟悉的班長,把亞男搞得有點懵。

我挑釁的看了眼張川,有本事你也抱啊,跟我搶人、哼。

張川不動聲色的拿出來一份卷子,“這我暑假總結的物理重點題型,班長,要不要印一份?”

“這個好,那謝謝?!敝軄喣懈吲d地接了過來。

可以啊,小子,知道投其所好拉攏,我也不甘示弱,“我那有一份暑假班的議論文寫作寶典,明兒帶給你?!?/p>

周亞男被我們突如其來的熱情搞到暈頭轉向、不明所以,只好一副微笑又不失尷尬的表情:“好,都好。先上課、上課……”

我的視線隔過安靜自習的班長,和張川的交鋒著,大家都想把周亞男拉到自己的陣營,共同防御“第三者”。

或許,其實我們也都知道,隔開了以后,有些事情再也沒法回到從前了,比如彼此間不遺余力的互相吐槽物理語文、并在這樣的吐槽中一遍遍給對方講解,比如一起在老曹的化學課上面對著高難度加試題“顫抖”,比如你打球的時候桌上會有冰百事而我時不時也能喝到心愛的可口可樂。再比如,坐在你的身邊,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

“有些壞習慣,高三你們要好好改改了!”老劉,每次都特別一針見血。

今天的高三訓話,早在我們預料之中,內容大家也能猜到七七八八。聽以前學長學姐們說,到了高三,音樂、美術等等所有的“副業”很快就會停課,只剩下體育,但是也不能保障,經常被其他高考科目明目張膽的占用。

對此,我們也已經做好了準備,然而,老劉還說了好多別的,是大家沒有準備的。

比如從今天起,每天的晚自習時間由每天的五點半延長到七點半,“中間有二十分鐘晚飯時間,自己想辦法解決,家遠的克服一下?!?/p>

沒等我們“啊”著哀嘆完,老劉緊接著拋下了另一枚“炸彈”——以后按照高考科目每天測驗,三天一小考、一周一大考,外加附送月度年級模擬考試。

我們連“啊”都啊不出來,直接沒了氣兒,金字塔頂不是那么好站的,這才高三開學第一天。

“座位大家都看到了,以后就這樣排,按月輪換,每月依次往右挪一列,為保證公平、最右邊的兩列在最后一次調換順序,下一輪的時候重拍?!?/p>

這是老劉今天所有出人意料的消息中,唯一的一點好消息。

我很快心算出來,4個月后,我和張川就可以再度同桌,4個月、123天,差不多就是期末的時候。

“我們班次序都打亂了,也不知道老劉這回按什么排的座位?!睒堑览?,我跟馮邈聊著,有點抱怨的意思。

“我們班還那樣,座位有什么關系?!瘪T邈的心思不在6班里,很是無所謂的樣子。

“哈嘍?!蔽羧?班、如今9班的辛宇也湊了過來。

“文科班怎么樣?”

“太爽了!我周圍前后左右四個美女,有個是原來你們班的蔣樂樂,我就是被眾多紅花簇擁的綠葉?!毙劣羁赡苷`會了我們的正常問題,喜滋滋的講著如何陷入了一眾女生的包圍圈中無法自拔。

文科并不出眾的辛宇究竟為什么堅定地選擇了女生主宰的文科班,這基本是個謎,我想起了他平時愛逛紫薔薇愛買粉紫色的本子……咱也不知道,咱也沒敢問。

而另一邊,我和張川的表現也不太正常。大概是第一天三人同桌,我們都還有點不適應。

老師在臺上正講著課,“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我和張川跟座位上,隔著周亞男小聲比著口型:“三子,好好聽,別偷懶!”

“你大爺?!?/p>

倒不是我們倆敢在老劉的課上放肆,而是這節語文課,老劉有事、讓語文組的另一位唐老師代為上課。

唐老師,被我們親切的稱為“蜜糖”,跟她的姓氏無關,而是因為她的好脾氣。唐老師有句名言,“如果前排聊天的同學和后面打牌的同學,能稍微照顧一下中間睡覺的同學,那我們這個課堂就和諧了?!?/p>

當然,以我們5班的運氣,一向跟這樣的老師“無緣”。

在唐老師的“縱容”下,我和張川的嘴仗越來越放肆起來,不知誰挑的頭,升級成了互相丟廢紙團,甚至有好幾次都誤傷了夾在中間的周亞男。

“別、別鬧了……”班長一臉生無可戀,剛“擺脫”了聶文婧、又攤上了我們倆,周亞男的心里可能是有點兒崩潰的。

然而換成三人桌的我們,今天好像“鬧”的還格外兇。我知道,我們不會一直在課上這么“鬧”下去,也許僅此一天。只是有點煩惱,只是還不習慣,只是想讓你知道,即使分隔開了,在我心里,你還是我的、惟一的“同桌”。

老唐繼續在臺上復讀著,“子曰……”——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

我說,三人行,必有我桌。


相關文章

    ?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邹城| 杞县| 定安| 陇南| 琼中| 河池| 淄博| 杞县| 毕节| 咸宁| 雅安| 丹阳| 靖江| 六安| 浙江杭州| 海安| 临夏| 那曲| 河池| 肇庆| 日照| 仁怀| 喀什| 百色| 顺德| 莆田| 桂林| 公主岭| 衡水| 岳阳| 建湖| 高密| 丽水| 韶关| 鄂尔多斯| 邹城| 澳门澳门| 海门| 临汾| 日喀则| 佛山| 济南| 三沙| 南充| 塔城| 南京| 象山| 如东| 呼伦贝尔| 白山| 防城港| 广汉| 张家口| 文昌| 阿拉善盟| 果洛| 娄底| 三亚| 黄山| 新泰| 益阳| 本溪| 昌都| 大连| 大庆| 鞍山| 焦作| 汕头| 雄安新区| 运城| 燕郊| 潜江| 大庆| 吉林长春| 江西南昌| 阳春| 淮安| 黄冈| 葫芦岛| 单县| 通化| 大丰| 灵宝| 海东| 日土| 郴州| 双鸭山| 三沙| 儋州| 莱州| 河源| 南京| 铜仁| 库尔勒| 湘潭| 五指山| 台湾台湾| 海东| 固原| 神农架| 长兴| 常德| 简阳| 贺州| 东阳| 伊犁| 揭阳| 盐城| 黔西南| 大理| 临海| 慈溪| 昭通| 金坛| 烟台| 浙江杭州| 桂林| 忻州| 大兴安岭| 高雄| 伊犁| 梧州| 张北| 惠州| 吉安| 灌云| 瓦房店| 东阳| 无锡| 崇左| 海东| 台北| 海门| 七台河| 随州| 宜昌| 信阳| 聊城| 云南昆明| 许昌| 阿勒泰| 内江| 江苏苏州| 厦门| 忻州| 馆陶| 衡阳| 葫芦岛| 巴音郭楞| 包头| 琼中| 日土| 陵水| 遵义| 丽江| 河北石家庄| 包头| 库尔勒| 临汾| 台山| 大连| 迁安市| 宁国| 邹平| 眉山| 博尔塔拉| 抚顺| 黔东南| 黄冈| 本溪| 开封| 蓬莱| 贵州贵阳| 余姚| 乐清| 锦州| 汕尾| 南京| 宣城| 伊犁| 邹城| 顺德| 高密| 江苏苏州| 喀什| 河池| 济南| 清徐| 衢州| 南平| 神农架| 自贡| 吕梁| 台山| 乌兰察布| 澳门澳门| 阿拉尔| 博尔塔拉| 兴安盟| 曹县| 柳州| 乐清| 淮北| 邢台| 霍邱| 廊坊| 建湖| 十堰| 南阳| 博罗| 济宁| 阿里| 甘南| 日喀则| 桐城| 南阳| 嘉峪关| 基隆| 赵县| 图木舒克| 赣州| 仁寿| 西双版纳| 忻州| 景德镇| 阜新| 宜宾| 包头| 大庆| 黄南| 青州| 宿迁| 沧州| 宣城| 张家界| 衡水| 四平| 靖江| 湖州| 保亭| 安阳| 黔南| 廊坊| 陵水| 灌云| 南京| 张家口| 燕郊| 赤峰| 辽宁沈阳| 新余| 丹阳| 宜春| 鄂州| 云浮| 庆阳| 遂宁| 长兴| 阿拉尔| 仁怀| 克拉玛依| 山西太原| 林芝| 昭通| 咸阳| 宁德| 巴彦淖尔市| 娄底| 南通| 涿州| 阿拉善盟| 乌兰察布| 泗阳| 定州| 连云港| 石河子| 锦州| 辽源| 马鞍山| 四川成都| 吉林| 汉川| 东方| 株洲| 郴州| 济南| 兴安盟| 泗阳| 福建福州| 贵州贵阳| 惠东| 厦门| 伊犁| 阿勒泰| 荆州| 临沧| 潮州| 黔南| 铜仁| 苍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