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樂平奸殺案:警方被指拖13年鑒定DNA 藏報告3年

2016-12-07 09:58:05 作者:   來源:澎湃新聞

\

江西高院。澎湃新聞記者方遠圖

原標題:江西樂平奸殺疑案警方被指拖13年鑒定DNA、又藏報告3年

離江西樂平“5.24”奸殺疑案再審開庭不到一個月,2016年11月2日,辯護律師嚴華豐第一次看到那份遲到了16年的鑒定報告。

鑒定報告透露的信息讓律師既興奮又憤怒——報告顯示,案發現場提取的3枚煙蒂上的DNA,源于方林崽的可能性大于99.99%。

這意味著,真兇可能另有其人。而該案的黃志強、方春平、程發根等被告人由死刑改判死緩后,已經申訴多年。

案發于2000年的江西樂平“5.24”案,6年后江西高院終審判決黃志強、方春平、程發根等被告人死緩;再6年后,一個名叫方林崽的犯罪嫌疑人自認是該案的“真兇”。

離奇的是,直到方林崽落網,樂平警方才對“5.24”案案發現場提取的關鍵物證進行鑒定;但鑒定報告又疑遭隱藏3年之久,直到2016年4月江西高院決定再審“5.24”案后,江西省檢察院審查案卷材料,發現有份文件提到這一報告后,要求樂平市公安局補充提交,警方才予以提交。

這是一份被“逼”出來的鑒定報告。

“看到這份鑒定報告,我們興奮的是,這份證據更有力地將真兇指向方林崽;氣憤的是,樂平警方故意隱藏報告多年。”嚴華豐稱。

在11月30日,江西高院開庭再審樂平“5.24”案的庭審中,檢方當庭出示了這份鑒定報告。

而另一個事實是,早在13年前本案一審時,辯護律師就極力申請該物證鑒定,此后又多次申請,均未獲法院支持。

\

11月30日,樂平5.24案開庭前,辯護律師在住處為開庭做準備。律師供圖

律師多次申請鑒定關鍵物證未獲支持

2000年5月23日晚,江西樂平中店村附近發生一起命案,當地一超市老板蔣某才與隨行女子郝某遇害。兩年后的5月23日至6月4日,中店村村民程立和、黃志強、方春平、程發根均被抓獲,同案嫌疑人汪深兵逃跑。

檢方指控,當晚,上述5人在田間小路上發現蔣某才和郝某,向蔣索要錢財,蔣不從,爭執中汪深兵一刀砍在蔣頭部,郝某見狀逃走,汪深兵追趕。其余4人便各持兇器朝蔣頭部、身上亂砍,致使蔣當場死亡。隨后5人對郝某輪奸,并將其殺害,次日將郝碎尸。因本案5月24日案發,遂得名樂平“5.24”案。

黃志強等4人雖然都作了有罪供述,但景德鎮中院開庭審理該案時,他們均當庭翻供否認作案,并稱遭到刑訊逼供。

一、二審階段的辯護律師均指出,本案定罪證據只有口供,缺乏證明犯罪的關鍵證據,如砍死蔣某才的工具、分尸工具未見;拋尸地點未找到“尸塊”;現場也未提取到與被告人有關的任何痕跡;被告人供述“亂刀砍”、“捅他身上”與被害人只有面部、頭部有傷的尸檢不符等。

樂平警方在2002年8月針對該案所作的一份說明中稱,對指認現場進行反復、仔細勘查取證,未提取到有價值的物證。

不過警方的勘查現場筆錄顯示,在案發現場提取到29枚煙頭、毛巾等物證,但未見鑒定。

“這是印證4名被告人作案與否的最直接、最科學的方法。”程發根的辯護律師王國良說,如果鑒定結果不一致,可排除被告人全部或部分為兇手,使被告人免受冤屈;如果鑒定結果一致,可確定被告人為兇手無疑,使兇手得到應有的懲罰并服判,也使其家屬心服口服。在偵查、起訴和一審審理期間,辯護律師均提出對這些證據進行鑒定,但未獲支持。

2003年7月,景德鎮中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搶劫罪、強奸罪、敲詐勒索罪判處程立和、黃志強、方春平、程發根4名被告人死刑。

2004年1月,江西高院以原判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裁定撤銷原判,并發回重審。

2004年11月9日,景德鎮中院第二次開庭審理本案。庭審筆錄顯示,在法庭辯論階段,針對案發現場提取的29枚煙頭等物證未見鑒定問題,公訴人提出了“公安機關當時根本不可能提取到相關指紋,辯護人這是強人所難”、“有些證據無法找到”的意見。

黃志強的辯護律師湯忠贊隨即反駁道,由于案子本身特點,有些證據難以找到,辯護人承認這一事實,但并不是所有應當出現的證據都難以找到。如現場提取的29枚煙頭等,這些本是唾手可得的證據都不作鑒定,令人遺憾。

湯忠贊還指出,根據法律規定,舉證責任在控方,如果證據無法找到,屬于控方舉證不能,就不能認定被告人犯罪。

“法庭會綜合考慮控辯雙方意見。”庭審筆錄這樣寫道。讓家屬心痛的是,在庭審結束9天后,景德鎮中院再次判處4名被告人死刑。他們不服,再提出上訴。

2005年1月,在上訴期間,8名辯護律師還聯合署名,向江西高院提出物證鑒定申請,他們還“妥協”地提出:“由于指紋鑒定已時過境遷,我們不再要求,但是對唾液血液的DNA鑒定依然可以進行的。”

不過,這一鑒定申請未獲支持。2006年5月,江西高院認為原判定罪準確,審判程序合法,但又以“鑒于本案具體情況”作了一份留有余地的判決:4名被告人由死刑改判死緩。

\

程發根的父親展示兒子深陷囹圄前后的照片。澎湃新聞記者方遠圖

警方做出鑒定報告后未移交

直到自稱為真兇的方林崽出現后,樂平市公安局才“悄悄地”委托有關機構對相關物證作了鑒定。

2012年4月12日,涉嫌制造4起命案、侵害10余名女性的方林崽在指認現場時,對圍觀村民說,他才是“5.24”案真兇。2013年10月,景德鎮中院開庭審理方林崽案,他還當庭堅稱系“5.24”案真兇,并反問“你們怎么不去查”。

事實上,2013年4月3日,樂平市公安局曾向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送檢一份材料,包括“5.24”案現場提取的29枚煙頭,黃志強等4名被告人、方林崽及汪深兵父母的血樣。

同月17日作出的“公安部[2013]1467號物證報告”顯示,通過DNA鑒定,顯示有3枚煙蒂上的DNA來源于方林崽的可能性大于99.99%。

不過,這一對“5.24”案當事人有利的物證,卻被隱藏了起來,未隨卷提交給檢方。

2013年6月,“5.24”案逃跑的同案犯汪深兵在南昌落網,11月23日,在零口供的情況下,樂平市公安局仍以汪深兵涉嫌搶劫、強奸、故意殺人向樂平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

12月27日,樂平檢方向樂平公安發出補充偵查意見書,要求補充包括汪深兵有無作案時間等在內的11項補充意見。其中一項就是:“根據勘查筆錄,現場有27個煙頭,兩根彈力繩,一件短褲等物證及痕跡,偵查人員當時未提取唾液進行DNA鑒定,也未提取指紋及進行痕跡比對,請收集其他證據證明汪深兵是否參與本案。”

“這就是說,如果警方已將公安部[2013]1467號物證報告隨卷移送了,那么檢方就不會在退回補充偵查里提出此要求了。”汪深兵的辯護律師虞仕俊說,他不明白警方為何不將此鑒定報告隨卷移交。

此后,針對樂平市檢察院11項補充偵查意見,樂平市公安局用百余字的補充偵查報告作了回應:汪深兵拒不配合,核實作案時間工作無法順利開展;汪深兵至今未交待犯罪事實,4名同案人均已翻供,故有些補偵工作,無開展意義,且涉及的有關事實、證據原審判決均已認定。

該補充偵查報告只字未提已作出物證鑒定報告之事。

\

方春平第二次被判處死刑后,他認為自己可能不久就要死了,希望家人堅持為他申訴。澎湃新聞記者方遠圖

被“逼”出來的鑒定報告

直至2016年江西高院決定立案復查該案,江西省檢察院審查案卷材料,這份隱藏的證據才被“逼”了出來。

“5.24”案的申訴雖在2010年被最高法駁回過,但一案出現“兩兇”后,經媒體報道引發廣泛關注。申訴律師也多次到江西高院申訴,申請閱卷。2015年7月31日,江西高院終于決定立案審查此案。

2016年2月25日,江西高院向樂平市公安局發函,調取有關“5.24”案的新證據。4月27日深夜,該院發布消息稱決定再審此案。

程立和的辯護律師王飛說,按照法律程序,江西高院決定再審后,一方面需要通知律師查閱包括調取的新材料等在內的案卷,以便律師準備開庭;另一方面也要將案卷移送江西省檢察院審查,以便檢方有效地指控犯罪。

“我們閱卷過程中發現,其中一份名為公安部[2013]6161號的物證報告提到一份名為[2013]1467的報告,而這份報告樂平公安局并未移送給江西高院。”王飛說,他認為該報告可能與案情有關,他還懷疑樂平公安有其他新證據未移送法院,于是在5月15日左右向江西高院提出申請,要求調閱所有與本案有關的新證據。

事實上,在辯護律師之前,江西省檢察院審查該案時也發現這一問題。5月12日,該院向樂平市公安局發出通知,要求提供包括“報案、破案相關材料”、“現場勘查”、“鑒定意見”、“書證”等在內的6項與法庭審判所需證據材料。

澎湃新聞注意到,在“鑒定意見”中,江西省檢察院即指出,現移送的公安部[2013]6161號物證報告顯示,還存在一份[2013]1467號檢驗報告,但未見該報告移送,需核實。

最終,樂平市公安局于5月25日將這份報告原件移送江西省檢察院。

11月2日,辯護律師們才得以見到這份報告。11月30日江西高院開庭再審本案,檢方將其作為新證據予以出示。

多位辯護律師向澎湃新聞表示,庭審上,檢方認為,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客觀證據與認定被告人殺人、搶劫、強奸之間沒有關聯性。

“這一新證據意味著方林崽有到過案發現場,不排除有作案嫌疑。”虞仕俊說,這反映了樂平公安機關在偵查之初,就疑先入為主,不是對破案有價值的線索進行排查,而是在有罪推定黃志強等人系真兇的前提下去采集證據,甚至故意隱藏這些證據。

該案多位辯護律師還質疑,為何當初在完全有鑒定條件的情況下,樂平警方不做此鑒定?如果當初法院支持律師鑒定申請,那又會怎樣?此鑒定報告作出后,為何遲遲不入卷?

關鍵詞:樂平江西年鑒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临海| 大连| 库尔勒| 东方| 扬州| 双鸭山| 东台| 绍兴| 桐乡| 中卫| 白沙| 珠海| 商洛| 宝鸡| 贵州贵阳| 招远| 菏泽| 固原| 台湾台湾| 许昌| 馆陶| 沧州| 保定| 晋中| 阿里| 邹城| 黔东南| 宝应县| 泸州| 馆陶| 包头| 项城| 肥城| 咸阳| 承德| 内蒙古呼和浩特| 延边| 铜川| 龙岩| 铜仁| 阳江| 桐乡| 哈密| 揭阳| 凉山| 唐山| 沧州| 攀枝花| 来宾| 定西| 黔南| 潜江| 滕州| 芜湖| 锡林郭勒| 清徐| 扬州| 金昌| 阿克苏| 蓬莱| 赣州| 长葛| 海南海口| 内江| 镇江| 灵宝| 焦作| 齐齐哈尔| 达州| 乐山| 大连| 庄河| 正定| 张掖| 商洛| 阳泉| 牡丹江| 丽水| 陕西西安| 图木舒克| 绵阳| 石河子| 黄山| 鄂尔多斯| 黑龙江哈尔滨| 保定| 平凉| 儋州| 陇南| 洛阳| 阳泉| 汕头| 枣庄| 日喀则| 随州| 武威| 松原| 海东| 河池| 安阳| 衡阳| 台湾台湾| 包头| 巢湖| 陕西西安| 山南| 大理| 揭阳| 淮安| 宜昌| 包头| 梧州| 黄石| 咸宁| 吴忠| 黄冈| 沛县| 巢湖| 内蒙古呼和浩特| 杞县| 定州| 扬州| 锦州| 白城| 南通| 邯郸| 文山| 东台| 常州| 鹤壁| 赤峰| 甘南| 茂名| 常德| 东海| 鹰潭| 潮州| 武夷山| 甘肃兰州| 安徽合肥| 五指山| 锡林郭勒| 凉山| 神木| 黑河| 南通| 宁德| 绵阳| 新余| 东海| 锡林郭勒| 泰安| 临海| 五指山| 吐鲁番| 滕州| 潜江| 安岳| 六安| 河北石家庄| 凉山| 高雄| 榆林| 甘南| 连云港| 贵州贵阳| 单县| 晋城| 六盘水| 宜宾| 四川成都| 安顺| 惠州| 灌云| 湖北武汉| 大兴安岭| 泉州| 湖州| 南通| 仙桃| 任丘| 乌兰察布| 东营| 义乌| 黔南| 河池| 顺德| 海门| 澄迈| 白山| 武夷山| 蚌埠| 江西南昌| 上饶| 遵义| 博尔塔拉| 神木| 海东| 项城| 宁国| 马鞍山| 芜湖| 保定| 武安| 天水| 新疆乌鲁木齐| 海北| 晋江| 淄博| 兴安盟| 慈溪| 六盘水| 如皋| 克孜勒苏| 南阳| 马鞍山| 醴陵| 乐清| 琼海| 阿拉尔| 中山| 南阳| 柳州| 柳州| 济南| 渭南| 儋州| 安顺| 安顺| 仙桃| 滕州| 沭阳| 张家界| 亳州| 呼伦贝尔| 焦作| 石狮| 澳门澳门| 海宁| 咸阳| 廊坊| 防城港| 固原| 台南| 资阳| 延安| 海南海口| 平顶山| 陵水| 来宾| 贵港| 湘西| 荆门| 韶关| 大丰| 鄂尔多斯| 七台河| 锡林郭勒| 肇庆| 南阳| 商洛| 丽江| 雅安| 江苏苏州| 禹州| 威海| 长治| 新乡| 朝阳| 唐山| 新泰| 济源| 如皋| 图木舒克| 乌兰察布| 海西| 儋州| 广州| 咸阳| 单县| 红河| 阳泉| 定西| 湖州| 深圳| 温州| 湛江| 信阳| 龙岩| 内江| 驻马店| 阿坝| 抚顺| 忻州| 任丘| 济南| 潍坊| 丹阳| 白山| 内蒙古呼和浩特|